新・奥特曼的样子

新・奥特曼视觉图

庵野秀明留言

关于『新・奥特曼』中的「奥特曼」 2019/12/11

在看了成田亨先生所描绘的『真实与正义和美的化身』的瞬间所感受到的「怎样才能将这种美用影像呈现出来呢」的想法,是这次作品设计理念的原点。

我们在现代描绘『奥特曼』这部划时代的作品时,该如何描绘奥特曼自身的形象呢。
那个问题的答案,是自然而然决定的。
就是,描绘成田亨先生的目标本来的样子。只能用现在的CG来描绘,以再现成田先生所期望的风味为目标。
即使在现代能挑战重新构筑世界观也感受不到改变那个姿态的必要,只能回归成田亨・佐佐木明两人创作的原创,才能找到我们所追求的设计概念。

为此―――

『真实与正义和美的化身』和成田先生从当时到后来所描绘的各种奥特曼形象的沿袭融合再构成的新的体表线条。
由成田先生监修,佐佐木明先生制作的面具。
成田先生所希望的,以古谷敏先生的体型数据为基础的体躯。
成田先生不希望,在眼睛部位插入窥视孔。
成田先生所不希望的,穿脱皮套的拉链没有附带背鳍。
以及,成田先生不希望的,安装彩色计时器。

这样,这个工作的结果就是这次的设计。
从想要接近奥特曼之美的,愿望中诞生的身姿。

这个想法,这个想法能稍微传达给观众们的话,感到很幸运。

企划・编剧 庵野秀明

成田 亨『真实与正义和美的化身』

『真实与正义和美的化身』

©Narita/TPC

成田 亨先生个人资料

1929年9月3日,出生于神户市。出生后不久就搬到了青森县,之后又在青森县和兵库县反复搬家。
1954年,在武藏野美术学校(现在・武藏野美术大学)学习雕刻研究科时,作为兼职参加了「哥斯拉」的美术工作。以此为契机,不仅东宝还参与了大映和松竹、东映等的特摄美术工作,1960年,就任东映的特摄美术监督。
1965年,与圆谷特技制作(当时)签约,在该公司的「奥特Q」「奥特曼」「赛文奥特曼」「万能杰克号」等,设计了以奥特曼为首的角色和怪兽、机械、防卫队的服装和基地的布景设计等,为映像作品的世界观构筑留下了诸多巨大功绩。
1968年作为自由职业者后,以「突击! Human!!」等特设作品和「1945年桦太的夏天 冰雪之门」「新干线大爆破」「遗孤人间」「麻将放浪记」等电影美术作品外,还在百货店的成列和博览会、举办场所设计等方面大展身手。
2002年2月26日,因多发性脑梗塞而长眠。享年72岁。
2003年「艺术・巡回・之旅青森 成田亨留下的东西」展、2005年「成田亨的世界」展、2007年「怪兽和美术」展、2014年〜2015年「成田亨 美术/特摄/怪兽」展相继举办。

成田 浬先生留言

临近「新・奥特曼」的设计发表 2019/12/12

去年初春,庵野秀明先生造访我和母亲,对我说「想把『真实与正义和美的化身』拍成电影」的当时情景永远不会忘记。高兴得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父亲,成田亨,对自己不断尝试中创造出来的「奥特曼」, 一生都深爱着,并为此感到自豪。

同时,对创造出「奥特曼」的自己的名字被从字幕中抹去,设计被变质,继续被商业利用的人类社会抱有深深的悲伤和绝望。因为诚实地说出了其内心,所以也受到了误解和诽谤中伤。

虽然父亲在2002年去世了,但我从他的背影中感受到了很多,我为他感到骄傲,有时也为他感到悲哀,并由衷地尊敬他。

想起父亲生前说过的话。「真品会留下来,要做真品」

『真实与正义和美的化身』,是一幅倾注了作为艺术家生活的父亲的全部心血的油画。这幅画,历经50年以上的时间接触了当时还是孩子的庵野先生的感性,与发挥才能的庵野先生稀有的感性交流,作为“新·奥特曼”会以怎样的姿态在大银幕上复活,心中充满了期待和热情。这幅绘画,经历50 年以上的时间接触了当时还是孩子就看着奥特曼的庵野先生的感性,与持续发挥才能的庵野先生稀有的感性交织,作为「新・奥特曼」会以怎样的身姿在银幕上复活,胸中充满期待,热血沸腾。

昭和时代的孩子们心潮澎湃的「奥特曼」,在令和的孩子们身上以「新・奥特曼」的身份复活。衷心期待着孩子们难忘的电影的诞生。

成田 浬

圆谷制作 留言​

关于『新・奥特曼』中的「奥特曼」 2019/12/12

初次和庵野秀明先生谈到『新・奥特曼』的企划时起,庵野先生就有了自己的想法。那就是,想以成田亨先生所描绘的『真实与正义和美的化身』作为本作的设计概念。
成田先生描绘的设计是延续至今的「奥特曼」的原点,我们完全赞成庵野先生的「想要接近奥特曼之美」的想法。
我初次见到成田浬是在2018年春天。从那以后,有幸了解了亨先生的丰功伟绩,并询问了其辛苦。
在此基础上,想借此机会再次对成田先生在圆谷制作的工作和功绩毫不吝惜表示由衷的赞赏。
看过这部作品的很多人都目击到了最棒最美的「奥特曼」。敬请期待。

日本圆谷制作株式会社
代表取缔役会长 兼 CEO 塚越隆行